阴魂借子

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魂借子 > 第七十七章:宜会亲友

第七十七章:宜会亲友

  如此重要的时候,黄豆小人居然没有了,我开始为沈道子的安全担心起来。

  早知道就应该多给他准备一些黄豆的。

  我紧张,旁边的沈梦瑶比我更紧张,显然她也是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的。

  “我们要不要帮你爸爸一下?”

  我对着沈梦瑶说道。

  虽然说我自认为在修为上面。要高出沈梦瑶那么一点点的,那是在这种事情上,我却是比不上沈梦瑶的,她从小耳熟目染知道的东西比我这个半路出家的多多了。

  “不,不要!”

  虽然很担心,但沈梦瑶依然坚定的对着我说道。

  “我们现在上去,不是帮忙,只能是添乱,这种层次的天劫,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

  沈梦瑶的话音刚落,天上最后的几个黄豆小人也被天劫劈散了,眼看着下一个天劫就要劈到沈道子的头上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沈道子的手一伸,手上的乌木剑,居然朝着天上飞过去。

  乌木剑和天雷撞在了一起。只听砰的一声响,乌木剑直接被天雷给击打的飞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沈道子单手掐算,另外一只手,连续打出了三清指,和八卦指!

  一道金色和银色交加的八卦印,犹如实体一般,出现在他的脑袋上。

  一心二用,叼炸天的节奏啊。

  虽然天雷滚滚,但是截止到目前,还没有哪一个天雷,是真正伤到了沈道子的,他的脸色虽然比价严肃的,但动作始终是从容的,没有看出一丝一毫的慌乱。

  金银交加的八卦引。抵挡了足足六道天雷,才被迫散开。

  沈道子依然从容。这份实力恐怖如斯。

  很显然,推算已经进入了最后的阶段,而到了这个时候,似乎老天也被惹怒了。

  推演一个人的前世今生,本来就是逆天而行,天雷更加迅猛的降落下来,饶是沈道子的实力,也感觉有些力有不殆了。

  狂暴的天雷,就要把他给吞没,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令我万分震惊的事情出现了,沈道子居然放弃了对抗天雷,整个人开始专心的推演起来。

  这是自杀的节奏么?我的心开始揪了起来。

  但是下一刻,我得到了答案。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出现在了我的耳朵里面。我看见天空上,一个雄伟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是二姨,我也不知道她请的是什么神,居然能够在天上飞。

  而此时此刻,一个违背我正常认知的事情又出现了,此时此刻,已经是处于请神状态的二姨,居然再度念出了请神咒。

  “咒请上仙雷震子,降妖除魔助世人。

  两枚仙杏安天下,一条金棍定乾坤。

  风雷两翅开先辈,变化千端起后昆。

  眼似金铃通九地,发如紫草短三髡。

  秘传玄妙真仙诀,炼就金刚体不昏。”

  这是二姨到目前为止,念的最长的一段请神咒。

  难道这是双重请神?我倒是听说过这个,传说上古时期的高人,能够在请一个神灵之后,再请一个神灵上身,但是这种高端的请神方法,早就已经失传了,

  很快我就发现不是的,二姨这个和双重请神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她在请神咒念完的一个瞬间,不知怎么的又退掉了上一个神仙。

  两个神位完成了完美的对接。

  二姨的气息开始疯长,从真人三阶开始朝着上方猛窜起来,一瞬间就涨到了真人巅峰的程度。木场呆血。

  我知道,这是二姨的书上记载的所有请神咒里面,最牛逼的之一。

  “请雷震子上仙咒!”

  二姨化为雷震子以后,导开了一部分天雷,然后剩下的,则是硬抗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把由真元凝聚而成的巨大的道剑,直冲云霄,击中了天上的雷云。

  雷云本来就是力气将尽,放出了最后一波天雷,再被这道剑这么一击,瞬间就化为雾气,消散到了天地间。

  而就在这一刻,沈道子的推算也完成了。

  二姨推掉了雷震子上仙,从天上落了下来。

  “谢师姐!”

  沈道子给二姨行了个礼。

  “你也是,干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和我们说一声。”

  “三代孟婆干系重大,本以为我的能力应该可以,让我一个人牵扯进来就行了,可谁知道,居然还是把你们给拉进来了。”

  沈道子叹了口气说道。

  “师弟你别这么说,我们师兄妹三人,同为掌门一脉,同气连枝。”

  “鬼见愁师伯也来了么?”

  二姨冲着我摇了摇头。

  “他人来没,不过心意到了!”

  我瞬间明白了二姨说的是什么,刚才天上的那一把道剑。

  沈道子转过身来,看着我说道。

  “天机遮蔽之力太强,我算不出三代孟婆的具体位置!”

  听到沈道子的话,我的心里瞬间就凉了半截,但我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那您有没有算到什么别的东西?”

  沈道子看着我却是不知道为何,突然笑了笑。

  “倒也不是什么都没算到,这位三代孟婆的转世,你和的缘分很深,你们一定会见面的,而且这个日子,不会远了!”

  看着沈道子那饶有兴趣的笑,我知道,他懂的应该比知道的更多,只不过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天机不可泄露。

  “您这话说的也太抽象了,就不能提点晚辈明白一点么?”

  我对着沈道子问道。

  “你宜会亲友,家中若有亲戚,可以适当多走动,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沈道子说道这里,便绝口不言关于三代孟婆的事情了。

  我正想着现在应该干点什么,沈道子却是又叫住了我。

  “林星!”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你会爬杆子么?”

  我点了点头。

  “这条红布,和那条黑布,挂到法坛的两条杆子上去。”

  纳尼?这两道可是竹杆子啊,我这爬上去,不会断?

  我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沈道子,而就在这个时候二姨开口了。

  “让你去你就去,不会害你的!”

  二姨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

  顺着竹竿子爬了起来,这杆子爬的我也是醉了,摇摇欲坠的,每一刻都感觉要倒下来。

  爬完了两个杆子,挂上了红黑色的布,我们一起坐着沈道子的车回到了城里。

  我是在二姨的别墅下的车。

  临别之前,二姨还特地交代了我一句,让我注意沈道子的话。

  推演之道的大师对我说的话,我当然会放在心上,和苏小魅重新汇合之后,我们经过了一番商量,我决定给老妈打个电话。

  一方面是沈道子的推演,另外一方面我也确实好久没有和家里联系了,跟老妈问个平安,当然还可以顺便在问一下,我们家里有没有什么经常不联系的亲戚,我真准备去走动走动的。

  “喂,儿子,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个电话了?”

  老妈的声音,显得略微有些疲惫。

  “打个电话问候您一下啊,看您最近过的怎么样?”

  “可不怎么好啊!”

  老妈的声音,出现了一点点的疲惫。

  “怎么回事啊?”

  “我们厂子不知为什么,近期一直都在亏损,有两个月没发工资了,你爸他们公司,现在行业不景气,居然开始轮岗了,我们家里都快要穷的揭不开锅了!”

  居然有这种事?之前不是好好好的么?

  “你要是有心啊,就回家来看看,劝劝你爸爸吧,他这几天轮岗,在家里正难受,还在为你下个月的生活费发愁呢!”

  听到老妈的话,我的心里就是一震。

  老妈是一个工厂的普通工人,而我老爸也只是一个公司的小员工,家里过的本来就困难,再这么整下去,怎么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