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阴阳代理人阴阳代理人 > 第一章,天生灵觉

第一章,天生灵觉

很多人认为,所谓的灵媒,所谓的鬼上身都是骗钱的。人们不排斥鬼怪,但是却对江湖上那些号称能够鬼上身的通灵人,嗤之以鼻。

当然,其中90%都是骗子。

但是有一部分是真的,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是个招魂师,或者叫做:阴阳代理人。

我叫端木森,出生的时候就是个孤儿,从小是在社区关爱中心,也就是孤儿院长大的,十岁之前,我一直孤孤单单。住在孤儿院最阴暗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木板床,没有玩具,几乎没有朋友,更没体会过所谓的亲情。

只是,我也有我特殊的地方,我能看见鬼魂。

5岁那年我大病了一场,高烧40度一周都没有退,整个人都烧的昏昏沉沉,最后甚至直接昏迷了过去,最后连医生都有些束手无策,所有人都认为我即便烧退了从此以后也会变成白痴。

然而,当第八天的晚上,我在黑暗中醒来,睁开眼的一刻,我看见这个世界大不相同,因为,我能看见一些灰色的,如同幽灵一般的生物在孤儿院的花园里飘荡,他们没有任何知觉,就仿佛木偶一般。

我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很多人,包括我们的看护和院长,他们都认为我发疯了,认为我在病好之后神经出现了问题。

没有人在意我的话,更没有人相信我所说的话。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情,我真的会认为这就是我的幻觉,因为别的人无法看见我看到的世界,而我这一生或许也就这样平淡地过去了,但是偏偏在那个夜里,让我又一次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让我遇见了,不该遇见的事情。

那一夜,我在孤儿院里,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衣的鬼差来勾魂。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鬼差,第一次见到所谓的黑白无常。

那是一个没有风的晚上。

甚至连声音都没有,月色也很暗淡。

我习惯晚上爬起来喝杯水,那夜也是一样,我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对于那时候还是10岁的孩子来说,孤儿院的被子着实有些发凉。

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朝饮水器走去,刚刚拿起水杯,却看见玻璃杯上结了一层寒霜,握在手里的时候,直发凉!

那一天是盛夏,但是饮水机里所有的水都结了冰。

随后,我听见一声诡异低沉,嘶哑的声音:“跟我走,跟我走……”

我抬起头,看见一道白影漂浮在面前,但是却没有脚……

虽然没有直接吓尿!但是我真是吓的面色铁青,整个脸就像是抽筋了一般。

手里的杯子因为我的恐惧而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嗙……”

玻璃杯碎了一地。

然而,却没有一个孩子醒过来,也没有一个可恶的社工走过来骂我。

我抬起头,时至今日,我还深深记得,那张恐怖的,苍白的,如同白色的粉墙一般的脸。

长长的舌头,枯萎的头发,高高的白色帽子,以及一双邪恶的眼睛。

他看着我,呵出了一口寒气……

“你怎么会看的见我?”

白无常开口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沙哑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

“我我我……”

我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舌头都打结了。

这一时候,我一转头,看见他的身后有一条长长的锁链,拖着一个我见过几次隔壁房间的小女孩,也是一个孤儿,年纪和我相仿,但是一直体弱多病,身体不好。孤儿院也不愿意出钱医治,所以整天病怏怏的。

“算了,一起收了吧。”

我听见白无常对我说这句话,差点就跪下了。

四周依然一片安静,我看见他伸出手,或者说是干枯的如同爪子一样的右手,抓向了我……

只是,当他干枯的右手指甲触碰到我的额头的一瞬间,我看见它的手飞快地缩了回来,接着我看见它那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惧。

“你,不是人……”

只是,它的话才说道一半,就被人粗暴的打断了。

“白无常,你怎么来一次人间不和我打个招呼呢?”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蒋大叔,一个改变了我一生的男人。

“我好歹也是分管这一片的招魂师啊。”

他从黑暗中走来,面对白无常却没有一丝恐惧,那一刻我知道,他肯定不是普通人!

有时候人生就是如此,那些离奇的,不平凡的,诡异的事情,往往在你还没准备好的时候就降临在了你的身上。

对于我来说,就是如此。

即便那时候我才10岁。

“蒋天心?”

看见这个从黑暗中走出来的大叔时,白无常明显就有些惊讶。

我趁这个机会躲到了一边的角落里,眼睛直勾勾地往前看。

“这孩子你不能动。”

那个被称作蒋天心的大叔说了一句很霸道的话!那时候的我简直无法想象,居然有人敢对传说中的鬼差说这话!

“你离开了通天会,还能对我们鬼差指手画脚?”

白无常的语气不善,甚至故意拉动锁链,拖动那个小女孩的魂魄。

蒋天心笑了笑,一伸手撩开了腰间的衣服,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葫芦。

“这个小女孩拜托我带她的父母魂魄来见她一面,你明天再来收魂也不迟。”

蒋天心依然微笑着说道。

这一刻,我看见白无常见到那个小葫芦时吓的连续后退了很多步,甚至握着锁链的手都差点松开。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葫芦叫做封鬼葫芦。

后来我才知道,世界上有个地方叫做通天会。

后来我才知道,招魂师是属于通天会的一部分。

白无常走了,幽灵一般飘出窗外离开了。

蒋天心走过来,将小女孩的魂魄捡起来,如同捡起来一张小小的纸片,他将小女孩的魂魄放在冰冷的身体上,轻轻吹起,魂魄钻进了小女孩的身体内。

过了一会儿,我看见那个女孩子睁开了眼睛。

“大叔。”

小女孩看见蒋天心笑着说道。

“我带你的爸爸妈妈来了。”

蒋天心取下腰间的葫芦,伸出手指轻轻一划,点在了葫芦之上,很快两个鬼影从葫芦里冒了出来,落在了小女孩的面前。

那是两个没有表情,漂浮在空中的鬼魂!

灰色的鬼魂,什么感觉都没有如同木偶一般。

小女孩放声大哭,而我则恐惧地躲在角落里不敢出声。

蒋天心这时候走过来,蹲下身子看着我,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你能见到刚刚的鬼差?”

他问我。

“能……”

我抖抖索索地回答道。

“孤儿?”

他又问道。

“是的。”

我简单地回答道。

“愿不愿意做个阴阳代理人,以后见到鬼就不怕了。”

于是我就莫名其妙地成了他的徒弟,于是我就从那个该死的孤儿院走了出来,于是,我就成了一名阴阳代理人。

说实话,自从我入了门以后,才知道,招魂师真是我们这圈子里最低档的,因为对于我们圈子里的人来说,看见鬼,招两个魂简直就和吃饭一样容易。

而且我们招魂师赚的是人民币,所以自然被很多捉鬼的同行笑话。

但是我知道,我师傅的本事很大。

因为,自从我跟着他离开孤儿院后,同行看见他都要恭敬地叫他一声:“蒋前辈。”

不是因为他辈分高,而是因为他厉害。

他的手段,在他带着我第一次接生意的时候,就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了。

那是一个有钱的富豪的委托,一个来自香港的富商。

香港人信风水,那是众所周知的。

上至富豪,下至百姓,都对风水很迷信。

说实话,对于那时候还是小屁孩的我来说,十岁的年纪,原本就不太关心这些风水鬼神,要不是看到过一次白无常,我发誓这辈子我都不信有这种鬼东西的存在。

但是香港人信,而且很迷。

找到我师傅的是一个姓李的富商,名字不方便透露,只能叫做老李,这个涉及到对方的身份和地位。

老李是个做房地产的暴发户,香港本土人。

早年丧母,一手打拼到了如今的身家,少说也有几十个亿。

只是,最近这么有钱的大户却遇到了个大问题。

他最近老是梦见自己的母亲,而且每一次,在梦里,他的母亲都满面血泪地说自己在地下过的不好,总是被人压着。

老李请了很多风水先生来看,其中便有我的师傅,蒋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