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阴阳代理人阴阳代理人 > 第七章,初入通灵坊市

第七章,初入通灵坊市

我们跟踪人,肯定不可能和电视里刑警或者私家侦探那样在路上走。

我们好歹是阴阳代理人,手段自然要高级点。

师傅有个小法子,很管用。

一般来说,在上海,只要不是市中心,见到野猫是不稀奇的,而猫又是最通灵的,所以师傅的法子很简单。

控制一只野猫,让她代替我们跟踪。

不过说起来简单,但是操作起来挺难的。

需要画一张入口符,也就是让人或者动物吞下去的灵符!

这种灵符需要一种特殊的颜料来描。

这种颜料叫做——空蓝汁。而在普通超市或者文具店是买不到的,需要到我们这个圈子里的特殊市场去买。

我们叫这种市场为——通灵坊市。

通灵坊市分成三种,低级,中级,高级。

一般看这个地区道士或者是阴阳代理人多不多,密集不密集来定。

上海的话,在城郊开了一个中级坊市,商品还是比较多的,师傅刚从市公安局出来,就拉着我往外走,一路冲到了通灵坊市四周。

我开始的时候认为,应该是挺正规的一家场所,毕竟要容纳很多人。

结果在师傅拉着我绕着一棵老槐树连续转了9圈后,老槐树主干上破开一个洞,我被师傅拉着一下子就跳了下去。

等落地之后,我就看见了所谓的通灵坊市!

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市集,虽然人不多,但是热闹的不行。

有人叫卖所谓的灵宝,有人叫卖一些我听都没听说过的珍惜材料。

甚至还有人叫卖自己的!

师傅拉着我往前走,竟然还有人走上来问:“哥们,你身后这个小和尚卖不卖?”

我差点没一头晕过去!

绕着市集转了足足1圈后,终于在一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了一个颜料摊位,专门出售各种制符颜料。

“有空蓝汁吗?”

师傅蹲下来直接开口问道。

“有,都是好货。”

卖家从兜里翻出来一个蓝色的小瓶子,我看着这小瓶子里的汁液,光芒下如同宝石一般闪闪发亮,好看极了!

“多少钱?”

师傅问道。

“2000块一瓶,谢绝议价。”

对方也牛气,估计是看整个市场里就他一个在卖颜料,也看出了我们着急要货,才要价这么高!居然一小瓶就收2000元,连我这个门外汉都看出了对方漫天要价。

“这么贵?算了,亏就亏一点,我要了。”

师傅直接付了钱,拿过瓶子放在手里一晃,脸上微微一笑。

我太熟悉师傅的这个笑容了,只有他在占便宜的时候才会笑的这么开心!

走出坊市后,师傅举着手里的小蓝瓶说道:“赚了赚了,那傻瓜把空蓝蜜汁当做普通空蓝汁卖了,我手里这一瓶,200000都买不到啊!哈哈哈!”

师傅笑个不停。

我则站在他身边,尽量和他保持距离,免得路人以为我和他有关系。

实在是太丢脸了!

空蓝蜜汁和空蓝汁之间的差别在于,空蓝汁画出来的入口符功效还不足空蓝蜜汁的十分之一。

而且,空蓝蜜汁太稀有了,基本弄不到,师傅这回是赚到了!

画好了入口符后,师傅从老式小区里抓了只野猫回来,将入口符塞入了它的嘴中,几秒钟后,入口符消失不见。

原本不断挣扎的野猫在入口符消失后,顿时安静了下来,亲密地舔了舔师傅的手。

师傅手一松,野猫溜了出去。

师傅在房间内手诀一打,念念有词:“汝之眼即吾之眼,通灵。”

这一刻,我看见师傅的眼睛变了,变成了两条长长的细线,甚至在黑暗里泛出了绿光。

那赫然就是猫的眼睛!

整个房间的灯都是关着的,师傅的眼睛里露出绿光,看着前方,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师傅看见了什么事,但是却知道,师傅额头上渐渐有汗留下来,嘴里一直在呢喃:“娘的,要是在未来,老子施展一个通灵术会这么累,你妹的!”

我是听不懂师傅这神神叨叨的话,但是很久之后,我才明白,师傅口中的疯话其实才是并不疯狂。

通灵的过程持续了数分钟。

直到师傅猛然间一转头,我看见他的鼻子有鲜血流下来!

“师傅,没事吧!”

我焦急地喊道。

“娘的,那骚娘们怎么大晚上的穿着衣服在酒吧走廊里乱搞啊!害老子不能专心啊!”

听到臭大叔的话,我顿时没了关心他的意思。

不过至少,我们知道了一件事,这女人确实水性杨花,而且很有可能和我委托鬼的死有关系

通灵算是彻底失败了。师傅也没想着再一次通灵,第二天他就带着我大摇大摆地再次出现在了王小姐的面前。

“你这人烦不烦啊?咋又来找我了呢?”

王小姐不满地大喊。

”你认不认识一个男青年,是食物中毒死的?”

师傅狡猾地一笑,开口问道。

王小姐明显一顿,但是很快就说自己不认识要离开。

师傅此时往后撤了一步,站在了王小姐身边,平静地说道:“我是阴阳代理人,如果你最近遇到什么麻烦事,可以来找我。打这个电话。”

师傅给了她一张名片之后拉着我走了。

“师傅,你咋就这么走了呢?”

我更加不明白了。

“今天我会将那个殡仪馆的阴魂放出来,你暗中保护王小姐安全,别让那个阴魂干什么恶事。我自己出去办点事……”

师傅说着就走了,留下我一个十岁的孩子去暗中保护别人?你以为我是日本忍者还是特种部队!

当天夜里,王小姐一夜蹦迪喝酒玩的可高兴了,可怜我一个人身上踹着十来块钱,跟着她身后,还好她没有走太远的地方,不然车费都不够!

当凌晨1点,她准备回家,走到阴暗的角落里的时候。

我看见一道黑影从前方的森林里冲了出来。

正是那个殡仪馆的阴魂!

王小姐是喝了不少酒的,但是看到这一幕,顿时吓的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丽丽,你知道我多想你吗?你知道我离开你有多难过吗?”

阴魂靠近王丽丽,王丽丽却在后退,吓的花容失色!

“你为什么逃?我是小海啊,你别离开我啊!”

阴魂说话断断续续,加上声音低沉,听着让心心惊。

“我不是故意毒死你的,我不是故意的,是大哥让我这么干的,我不是故意的啊!”

王丽丽真是吓傻了,嘴里将真相和盘托出!

听到她的话,我愣住了,阴魂也愣住了。

“你,毒死,我的?”

阴魂一字一顿地说道,身上黑气疯狂地往外冒,脸上有血泪留下来,恐怖极了!

“我不是故意的,你走吧,别害我啊!”

王丽丽抱着头大喊。

这时候我抬起头,看见阴魂浑身被黑气环绕,发出尖利的叫声,月光下,好似变成了妖魔一般!

“不好,晚来一步,变厉鬼了!”

这时候我听见了身后传来师傅的声音。

厉鬼和阴魂是有区别的,而且是巨大的区别。

阴魂很少有开启智慧的,大部分都如同木偶一般漂浮在阴间,但是一旦怨气滔天就会化作厉鬼。

所谓厉鬼,便是略同法术,心中残暴,诡诈的化身。

师傅疾行而来,脚踩七星之步,每踏出一步,就快递地在地上贴上一张符,到了王丽丽面前的一刻,背后已经留下了数十张灵符。

“啊啊啊……”

我听见那阴魂在嘶吼,声音歇斯底里,它浑身冒出黑气,脸上的血迹越来越多,看的我心中发慌。

“师傅!”

我喊大叔,却看见他右脚一提,脚后跟一蹬,将吓的面如死灰的王丽丽给踢出了好几米,王丽丽连滚带爬地摔在了师傅后方。

师傅抬起头,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是能听清他的声音。

“你本是可怜之人,身具怨气,我能理解你心中的恨。但是人有人法,鬼有鬼道。王丽丽故意毒死你,自然有法律来惩罚,你心中怨气太大,已然化作厉鬼,我便不能留你!”

师傅此话刚刚说完,他之前贴在地上的所有灵符,齐齐亮了起来!

在这个只有微弱灯光无人的街道上,所有的灵符就像是发光的灯一般璀璨。

这一刻,我竟然隐约间看见有厉鬼身上的黑色鬼气全都被这些灵符给吸了进去。

“大叔,这灵符好厉害!”

我正因为鬼气被吸收而开心的时候,却看见师傅面前的厉鬼仰起头发出无声的咆哮,张开嘴吐出大量的如同黑色飞虫一般的东西将师傅团团裹住。

而师傅背后的数十张灵符,在此时全部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