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阴阳代理人阴阳代理人 > 第九章,厉鬼的幻术

第九章,厉鬼的幻术

到了晚上,吃过晚饭之后,师傅在20点带我出的门,李大山和刑侦队几个胆子大的小伙子开车来接师傅的。

师傅一上车就将腰包里的口罩拿了出来,让我戴上,自己也顺手给戴上了。

“这有啥用啊?”

我不解地问。

“地榆根,有解毒功效,厉鬼盘踞的地方势必鬼气森然,这鬼气对人体是有毒的,这地榆根能解部分,有一点作用。”

我点点头,只是这味道着实难闻,淡淡的土气让我微微皱眉头。

“大山啊,你开到王丽丽家。”

师傅对着李大山说道,那胖大叔点点头,发动了汽车。

此时李大山带来的几个小伙子坐在我们边上,听到我师傅的话,都笑了,脸上露出不以为意的表情。

“你们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

师傅听到笑声看了看几个年轻小伙子。

几个小伙子估计是因为领导在不好意思明说,但是都微微点了点头。

师傅啥也没说,打开流火葫芦,凑到了一个小伙子面前。

“你自己看看。”

师傅说道。

这小伙子一愣,随后凑上前来,低头往葫芦里一望,这一望可不得了,这小伙子吓的大叫一声,脸色煞白。

整个人猛的一抖!

“这,这里面是啥?”

小伙子问道,声音都在发抖。

“你说呢?别以为你们平时看不见鬼就认为没有,我这葫芦里能将鬼具现化,现在知道了吧。”

师傅盖了葫芦盖,放回了腰间。

这一路,几个小伙子再也没说过一句话,特别是那个看过葫芦的小伙子,眼睛直发愣,双手一指在抖。

“嘿嘿,师傅我可比他强多了吧。”

我凑近师傅的身边,炫耀一般地说道。

“恩,是不错,等这件事情了了,我带你去一次鬼寨子,让你好好练练胆。”

师傅此话一出,我顿时一怔,差点没哭出来……

“又练胆啊……”

我苦涩地自言自语道。

王丽丽生前住在老式的小区里,房子是几十年的老公房,是出租的房子,这一次出了事情,房东已经和警方见过面了。

我和师傅晚上到访,房东已经等在了楼下。

是一个秃头的老汉,估计有60来岁,有点胖,不过看起来还算正经人。

他看见李大山下了车,立刻迎了上来,热情地说道:“警察同志啊,你们可来了,可来了啊!”

李大山疑惑地问道:“咋啦?老伯。”

“警察同志啊,我那个房子出怪事情拉,就在昨天晚上开始,隔壁邻居说,听见里面有人甩东西,还有男人哭喊的声音,吓死人拉!等今天白天我开门,里面花瓶,饭碗摔了一地啊,可是一个人都没有啊!”

老伯说着说着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李大山一听这话回头看了我师傅一眼。

“果然在这里。”

我看见师傅习惯性地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叼在了嘴上……

师傅带着我往楼上走,自从出了白天的怪事后,晚上接到李大山电话通知后,整栋楼的居民几乎都撤了出来。

所以整个这一栋楼房都是空着的。

我和师傅戴着口罩往上走,一走进楼房,我立刻发现,放在楼道内的两株仙人掌干枯坏死了!而在空气里有黑色的烟雾缭绕!

“师傅,鬼气很足啊。”

我出言提醒道。

“恩,跟紧我,别走丢了,别东张西望。”

师傅严肃地回答,随后便不做声,往楼上走。

王丽丽的房子在顶楼,这栋楼是6层的。

没有电梯,只有楼梯。

我们一路往上走,师傅一边走,一边不断地敲打楼梯的铁质扶手。

“铛铛铛……”

我知道,这是师傅在警告厉鬼,另一方面是防止我鬼打墙。

楼房本来是声控灯,一发出声音就应该亮灯,结果此时整栋楼都是黑的,灯全坏了。

我跟着师傅往上走,听着“铛铛铛……”的声音。

就在走到3楼的时候,却以外地发现,有一户人家开着门,里面黑压压的一片。

“师傅,这户人家没关门。”

我停下脚步,转过头往里面看了一眼后说了这么一句。

等我再转过头来的一刻,我彻底傻了!

师傅不见了,就这么从我面前消失了。

“铛铛铛……”的声音也没有了!

我一个人站在楼梯上!

这一刻,我就算是白痴都知道,我被鬼打墙了!

鬼打墙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很多人都有这个经历。

其实发生鬼打墙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体质太弱,遇到邪一点的东西产生了幻觉。这种并不危险,只需要身边有人抽打他一下就能醒过来,要是没人也没事,等过个把小时,脑子自己也能清醒。

但是如果遇到第二种鬼打墙就危险了。

第二种鬼打墙就是吸入鬼气太多,造成大量的幻觉产生。为什么说危险的,就是因为鬼气足的地方肯定有厉鬼,一个厉鬼在你身边徘徊,你说危险不危险?

我虽然有地榆根口罩照着脸,但是不知不觉间,还是吸入了过多的鬼气,这还得怪我说话太多的缘故。

意识到自己被鬼打墙了,我先是心里一惊。

但是并不乱,我知道师傅就在身边,他发现我不见了,肯定想办法来找我,只要保持镇定就行。

这时候我不移动,而是原地坐了下来,我知道只要我一动,师傅肯定找不着我,因为我自己看不见深陷幻觉。

我就这么在原地坐下了,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争取做到不听不看,这样厉鬼就没办法蛊惑我。

蜷缩在角落里,过了好一会儿后,依然没有师傅的声音,应该说什么声音都没有。我的手臂也酸了,刚刚放下来,就听见耳边传来了细小的声音,尖利,不男不女,阴森森的。

“我们,又见面了,喋喋……”

这一阵阴笑,让我浑身发抖,猛然间睁开眼睛,看见一张倒挂在我面前的脸,脸上一半红一半白,眼睛无比邪异,嘴角全是鲜血。

“妈呀!”

我喊了一句。

“怎么很怕我吗?”

厉鬼在我面前说话的时候,我感觉到脸上有冰冷的气流穿过,很冷,好似皮肤要结冰了一般。

“我,我,我,你,你,你……”

这时候真不能怪我说话结巴,实在是吓的!

“你觉得我会杀你吗?”

厉鬼伸出舌头,这舌头足有十来厘米长,恶心的要命!舔在我的脸上,一点都不热,就和冰棍似的!

“说不出话吗?还是觉得你那个师傅会来救你?”

厉鬼笑起来很邪,嘴角一直可以裂到耳根部位。

“师傅会来的!”

那年十岁的我很坚定地说道,虽然很害怕,但是心里对师傅很相信!

“是这么来救的吗?”

我看见厉鬼伸出一双半透明,皮肤褶皱的手,一指我旁边。

我下意识地一转头,看见师傅倒在了我的身边,满脸是血,眼神无光,心口的地方有个巨大的伤口!

“师傅!!”

我大喊道,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虽然这个便宜师傅没给过我什么好吃的,好穿的,也一直欺负我,让我做饭,收拾屋子,打扫房间。

但是他是我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唯一依靠的人。

“师傅,师傅,怎么会……”

我拼命喊他的名字,我看见他脸上的口罩没了,眼睛都凸出来了,地上都是血,墙壁上还有碎肉!

“你师傅是我杀的,他还挣扎,还想封我,喋喋……”

厉鬼在我耳边说话,我置若罔闻,眼里都是师傅的影子。

“师傅……”

不知不觉间,我的脸上已经有泪水流下,我抬起脚,想走向他,可是他的尸体却离我越来越远,我走上前几步,他就离开我一段距离。我哭喊着,拼命地冲上去,却总是抓不住他!

就在这一刻,我听见一声厉喝。

“臭小子别再动了!”

我一惊,表情凝结了,整个人也是一怔,抬起的脚没踏下去。

刚刚那个声音好熟悉,这是我当时已经快要停止运转的脑子蹦跶出来的唯一念头。

我机械地转头,想要找寻声音的来源,却看见地上有火焰燃烧起来,那是血红色的火焰,映照在我的脸上。

我看见四周的场景好似被搅浑的水流一般变的模糊起来。

等到水流消失,我才看见自己已经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六楼的楼顶上,而且半只脚已经踩在了楼顶外面,只要踏下去,我就摔下楼,必死无疑!

一个满头乱发,穿着黑色的外套,叼着烟,满脸胡渣的大叔站在我的身后,脸上带着怒气,地面上一大团血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将厉鬼包围在中间。

“该死!就差一点,你这个该死的招魂人!”

厉鬼对着师傅吼叫,但是因为声音尖利的缘故,所以声音听起来非常难受。

“臭小子,不是教过你鬼打墙不要跑吗!还发愣,还不给老子回来!”

师傅不搭理厉鬼,转过头对着我喊道,几乎是咆哮地对我吼出来的。

但是此时此刻,我心里却暖洋洋的,不生气也不难过,脸上不知不觉间带上了微笑,转身一路小跑冲到了师傅身边。

一头栽进了大叔的怀里。

“大叔,你没死真好,真好!你死了,我咋办啊,咋办啊!”

我一边哭,一边笑,一边捶打他的小腿。

“好了好了,我就这么一件衬衫干净的,你给弄脏了我穿啥啊!别哭了,弄的和个小女孩似的!”

师傅一边说着一边嫌弃地将我从他怀里拉了出来。

只是,就在我们哭闹的这时候,血红色围住厉鬼的火焰,却在渐渐变小。

最后当火焰微小到只有几厘米高的时候,厉鬼脸上一阵阴笑,浑身黑气冒出来,一下子冲出了血红色火焰的包围。

“糟糕,都是你小子耽误事了!把它放出来了!”

大叔眉头一皱,表情凝重地看着此时冲出火焰,漂浮在空中,不断变化位置的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