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阴阳代理人阴阳代理人 > 第十章,老巫婆子——魔老太

第十章,老巫婆子——魔老太

这么多年下来,有时候当我回忆起那些年跟着师傅一起闯荡的日子,或者是回忆起面对的一只只厉鬼,接受的一个个委托,我都会觉得很神奇。

在不经意间,我就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

虽然后来我知道,是因为我天赋秉异,注定不会平凡,可是我依然会微笑。

因为,那些和师傅一起度过的日子,那些他教我封鬼,教我做一个阴阳代理人的日子,是我这一生最快乐的日子。

至今无法忘记,永远无法忘记……

而那一天,在那个老式小区楼顶的那夜。

师傅教会了我,一个道理,那就是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阴阳代理人,要学会勇敢!

“阴阳代理人,现在你招数都用尽了,我看你能奈我和!等我耗尽了你们的精力,就把你们全杀了,附在你们的身体上!”

厉鬼在天空中来回转,简直就和电影里一样,只是电影里是一块布用木杆挑起来的,而我们这里则是真实发生的诡异一幕!

“哼,真是猖狂啊!”

师傅往前迈了半步,双手放在背后,两指夹着那张能迷惑鬼魅的蓝色灵符以及黄色的镇魂符,表情严肃。

“嘶……”

厉鬼张开了嘴巴,这一次又放出了无数的黑色小虫,这些小虫在天空中不断盘旋,竟然比上一次多了一倍!

黑色小虫从天上落下,直冲师傅和我来。

师傅反手一把将我拽到身后,就是这么一眨眼的时间,我俩被黑色小虫团团围住。

我听见耳边有风划过,我感觉到衣服在被撕裂,我看见师傅脸上的口罩被撕碎了,脸上被划出了伤口,鲜血直流。

“师傅……”

我正要喊他,却看见师傅回过头,对我笑了一笑。

“小森,看好了!”

突然听他这么一说,我顿时一愣,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师傅一脚踢在腹部,给踹出了黑色小虫子的包围,而他也顺势脱离了黑色小飞虫的围困。

“困!”

他人在天空中,但是却反手将蓝色灵符丢了出来,贴在了那无数黑色小飞虫身上!

一时间,蓝光大作,所有的黑色小飞虫在这蓝光之中开始围绕一个圈子转弯,竟然是被迷惑困住了!

“起效了!”

我开心的大喊。

“啊!”

厉鬼看到这一幕也是已经,血红色的嘴巴张开,想要收回这些黑色小飞虫,但是却没有成功!

“该你了!”

就在此时,厉鬼往下一看,却见到师傅站在它正下方,手中金色镇魂符往地上一拍!

“镇!”

师傅手诀一打,金光大作!

“不!”

厉鬼放声嘶吼,却被金光团团围住,动弹不得!

师傅这时候才不紧不慢地走到我身边,脸上带着笑意和一份轻松。

我看见那厉鬼在金色的光芒中不断挣扎,碰撞,但是就是逃不出来!

“这金光是怎么回事!”

它焦虑无比,可是就是脱离不了,不断地嘶吼也没用。

“差不多了。”

师傅笑着打开火红色葫芦的盖子,顿时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对准了厉鬼!

“尘归尘,土归土,今日你越了鬼道,犯了人间,我便封了你!”

随着师傅的碎碎念,厉鬼被葫芦里的吸力给吸了进去,师傅顺手盖上葫芦盖,别在了腰间。

“收工了,回家。”

师傅拉着我,走下了楼。

这件事情,在当时引起过轰动,不过后来被政府和部门平息了下来。

本以为此事了结后能清闲几日,没想到很快就有人找上了门……

阴阳代理人有不少,师傅的同行很多,有时候会互通情报。

有一天晚上,吃过晚饭,我正在厨房洗碗,就听见敲门声,师傅去开门,走进来一个瘦高个子,穿着黑西装,表情很严肃。

“老高啊,你怎么有空来我这小地方坐坐?”

师傅笑着问道,显得很客气,把这高个子迎了进来,坐在了沙发上。

我看到后按照惯例准备泡茶招待。

正想问师傅用什么茶叶的时候,却看见两个人脸凑在一起正在说话,师傅笑着的表情瞬间严肃了下来。

等我泡好茶送过去的时候,正巧听到高个子说道:“你之前得罪的那个巫婆子在东三省有些人脉。现在她把事情闹大了,北方那边反响很大。听说有一个90岁的老巫婆子亲自带人南下,一共来了5个巫婆子。说是要来向你问罪。”

这一刻,我捏着茶杯的手因为震惊而一松,茶杯掉在了地上,摔碎了……

我有一个梦,也许大家会笑话我。

当我第一次进入磨铁,看到前三本书的时候,我忽然在想,是不是有一天,我能够超过他们,超过这些大神。

如果大家觉得好笑,可以嘲讽我。

但是我希望,有一天,我的阴阳,我的行脚,我写的小说,能够超过他们。

我本屌丝,不惧嘲讽。

我本凡人,不惧大神。

我本蝼蚁,不惧毁灭。

希望无论是新书友还是老书友,能陪我一起,超越他们!

在我们这个圈子,有南北之分。这和武术相似,但是没有武术那么细化。只是我们圈子里老一辈,道行深的前辈很少离开自己所在的区域。

而这一次,90岁的老巫婆子带着5个巫婆子下南方来兴师问罪,是非常严重的事态。

而且,巫婆子和我们阴阳代理人可以说是同行,因此,这一回老巫婆子一放出风来,我们南方的阴阳代理人立刻开始关注。

师傅也算是南方有名望的招魂师,这一次可以说是南北对撞,那边要是输了,丢的不仅是阴阳代理人的脸,更是丢了我们南方的脸。

老高把消息传来后,师傅一直很严肃,好几天都是一早就出门,很晚才回来,也不怎么吃饭,更是很少和我交流。

以往他办事总是喜欢带着我,一方面让我学点东西,另一方面也是让我见见世面。

但是这一回他的态度很明确,不让我插手,我也不是笨蛋,自然没问。

只是,第四天晚上的时候,师傅一进门就叫住了我。

“小森,你过来,有些话和你说。”

我一看师傅的样子,眉头微微皱起的样子就知道,铁定没啥好事。

“师傅,您说。”

我也不敢和平时一样嬉皮塌脸,表情同样严肃起来。

“我这几天早出晚归,你也看见了,其实是让圈子里的朋友在收集情报,这一次北方老巫婆子带人南下,肯定有所准备,我这里也要弄点情报才对。”

师傅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大信封,往茶几上一放。我打开一看,一共是六张照片,六个女人,六个巫婆子的照片!

“这六张照片是我托了好几个灵探弄到的,花了大价钱的。”

师傅口中说的灵探其实和私家侦探差不多,只是在我们圈子里普通侦探根本没用,有时候查一些阴魂,或者是弄一些情报都需要灵探的帮忙,但是收费很高。

“这次来的六个巫婆子,有一对姐妹,名字叫李雪和李梅,都是招魂超过5次的好手,而且因为是双胞胎姐妹,所以总是一起出手,很难对付。还有一个就是上次诱拐你的那个,叫马春花,11个木牌,算是精英好手了,上一次是被我震慑住了,不然真动起手来,我不一定能稳赢。还有一个是老巫婆子大小就跟着的丫鬟,叫欣琴,今年也要80多了,就是这张照片上戴眼镜的这个老太婆的,据说招魂只有3次,但是练过国术,杀过人,虽然老了可是很有手段。当中这个就是这次南下的老巫婆子,圈子里都喜欢叫她一声魔老太,90岁,是那个马春花的师傅,我只能说,很厉害,被上身20多次,还能活到90岁,肯定有大手笔和很深的道行。据说,前几年,南方一个阴阳代理人去北方公干,抢了一个巫婆子生意,结果第二天就被这个魔老太弄死了,死的时候魂魄都裂了,投胎都不行!”

师傅说的很快,但是我却听的很仔细,看着照片上这几个女的,浑身冒冷气。

“这里怎么还有一个小姑娘?”

我指着最后一张照片,上面有个看起来8,9岁的小女孩,竖着马尾辫,穿着蓝色的连衣裙,五官很漂亮,只是眼神很冷,有一种超过年纪的成熟。

“这就是我今天和你说的正事儿,这个女孩叫恋心儿,是魔老太收的最后一个关门弟子,5岁招第一个魂,8岁就能封鬼,是北方很有名的神童,当然,也是你这一次的对手。”

师傅说完后我正想点点头。

但是一回味,我立刻站了起来,大声问道:“说啥子?我也要上阵?你想弄死我啊,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