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阴阳代理人阴阳代理人 > 第三十九章,蛇群遇险

第三十九章,蛇群遇险

蛇,这种动物其实说实话,我是有点怕的,当然如果就一条蛇的话,我还是能应付的,前提是不像上次遇见的那条大黑蛇那样凶猛。

可是,如果你同时面对一池子的蛇,而你还被关在这一池子的蛇中间,那就不是单单一个怕字能形容的了!

师傅前脚刚走,我就被冯云绑架了,这孙子扛着我从9楼直挺挺地往下跳,我当场就被吓了个半死,不过这家伙倒是真有几分本事,落地的时候,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法术,竟然在落地之前停顿了一下,随后着陆的很是稳健。

我被他带到了一个废弃的澡堂子里,澡堂子中间没有放水,里面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蛇!我当时看见了就心里直发毛,结果这王八蛋将我直接扔进了蛇池里。

等我落地后,背上的一张灵符落了下来,我浑身的肌肉恢复了正常。

“我靠,这么多蛇,你们,你们想干嘛!”

我站在蛇池中间,一动都不敢动,看着身边五颜六色的蛇群在我脚边游走,有几条甚至爬上了我的裤子和手臂。

吓的我是大气都不敢出,那一双双黑色的小眼睛看着我,长长的信子一伸一缩。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大喊大叫,要是惊扰了蛇群,你可能立刻会遭到攻击哦。”

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我看见澡堂子的对面,梦如晴,带着大黑蛇,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又是你,大姐姐啊,我没找你惹你啊,惹你的是我师傅啊,你老是难为我干嘛呢!”

我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这要是真被这么多蛇咬一口,我可就真的活不成了。

“放心,这些蛇听从我的指挥,不会伤害你的,不过你也不要乱动哦,万一哪条不乖,用你的皮肤来磨磨牙,那也不能怪我哦。”

梦如晴脸上带着笑容,只不过这笑容在我看来,就和恶魔差不多!

“我让冯大哥带你来,不过是为了让你师傅做一个选择而已。”

梦如晴的话让我一愣,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算今天,三天后十个战魂就会在一号坑复活,现在你们人手严重不足,你师傅可以说是绝对主力了,我想让他做个选择题,是来救你还是去阻止战魂复活。”

这下子我算是终于明白过来了,合着是拿我当筹码要挟师傅啊!

“这样的话,大姐姐你估计算盘就要拨错了,我师傅这人薄情寡义的很,肯定不会来救我的,你抓住我也没用,还是早点放了我呗。”

我僵硬地笑了笑,说实话,一动不动站了这么久,我自己都有点累了,肌肉也有点酸痛了。

“哦?那就看看你师傅真正的选择吧。”

梦如晴微微一笑,随后和冯云扬长而去,走的时候,居然还把澡堂子里的灯都关了!进过澡堂子的人都知道,这地方是不透光的,或者说即便有窗户也建的很小,而且特别大,灯光不照,白天就已经很昏暗了。

我站在蛇池中间,听见四周蛇群不断爬动的声音,还有蛇吐信子的声音。

这是我一生中一直无法抹去的一段回忆,那一刻,我想要伸手去摸游行道人给我的法宝,可是却不敢动弹,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上至少爬了5条蛇,有一条,甚至爬过了我的脸。

我心里已经不是单纯的慌张,而是惊恐,我想哭,可是又害怕自己的哭泣会惊动蛇群。我的肌肉开始酸痛,却不敢迈步,我感觉每一分每一秒就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我感觉到这些软骨动物爬过我的皮肤,那种冰凉的感觉,至今都无法忘记。蛇群发出的“次次次……”声,让我至今都记着。

我看见对面墙顶上的窗户外越来越暗,我知道太阳快要下山了,澡堂子里越来越黑,越来越暗,最后,彻底没有了光。

就这么一个人站在黑暗之中,蛇群的活动开始减弱,我看着前方,不知道时间,但是好像过去了很久很久。

我的双腿开始发抖,因为酸痛和疲惫,我不知道还要多久才会有人来救我,甚至不知道还要多久才会有人发现我。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会不会当有人发现我的时候,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呢?师傅会不会哭呢?游行道人会不会自责?

我的葬礼会不会有人来参加呢?

望着窗外的天空,双腿已经麻木了,天空中竟然能看见一颗颗明亮的星辰,甚至我能依稀地看见月光从窗户里透进来。

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我很像一仰头倒下去,就这么倒下去,被无数的蛇咬死吧,已经想到了放弃。

就在此时,前方的黑暗里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接着我看见黑暗里走来了一个人,越走越近,越近越清晰,等他站在澡堂子边缘你的时候,我赫然看见,正式师傅!

“师傅……”

我激动地喊了一声。

“嘘!”

师傅对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随后很轻声地对我说道。

“你小子别乱动,这破地方让我找了半天,我带了雄黄来,等一下,我会对着你脑袋狂撒,我一撒你就跑,我会用暴天符将你身上的蛇都钉死,你速度要快,听懂吗?”

师傅对着我说道。

“恩恩!”

我激动地就快要哭出来了,第一次觉得这大叔的脸这么帅气!

“我数三声啊,三,二,一!”

师傅猛地将手中的雄黄对我狂撒,我闭着眼睛狂奔,耳朵里传来蛇的惨叫声,还有愤怒地“丝丝”鸣叫。

我不管不顾,跑到澡堂子边缘,双手一撑,猛地往上爬,可是我人矮,而且站了这么久,肌肉都僵硬了,竟然一时间爬不上来。

我心里着急,甚至不敢回头看蛇群,要是爬不上去,被激怒的蛇群,肯定会将我咬个遍体鳞伤!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被师傅拉住了,师傅粗糙的大手一把抓住我的小手,一咬牙,将我往上一提,我被硬拉了上来。

那一刻,我感觉到师傅手心里传来的温暖,和让我安心的力量。

我连滚带爬地跃出了蛇池,身上还沾着好几条死蛇,吓的我在地上故意滚了好几圈,将那些死蛇一条条都甩掉后才爬了起来。

我一站起来,立刻发生大哭!这一回比之前任何一次见鬼都要惊险,我在蛇池里站了数个小时,和这群随时能够杀死我的毒物呆在一起,我不能动,绝望,孤独,寂寞,一度包围了我的身心。

我差一点就想要放弃了,那种彻底放弃的心情我至今都没有忘记,我站在蛇群里的经历,让我如今回忆起来还是背部泛凉。

师傅走了过来,抱着我,摸了摸我的脑袋,低声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以后师傅走到哪里都带着你。别哭了,别哭了。”

这一次,大叔没有骂我,只是柔声地安慰我,不断地拍打我的脑袋,低声地安慰我。

“大叔,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泪眼婆娑地抬起头,黑暗里我只能看见师傅的脸,带着疲倦甚至嘴角还有一丝丝血迹。

“大叔你的脸怎么了?”

我伸出手想要摸师傅的脸,就在此时,我看见师傅的眉头猛地一皱,我听见他的背后传来低沉的嘶吼声。

此时,澡堂子里的灯被打开了,一片灯火通明。

我看见师傅的脸在几秒钟内被一片黑气笼罩,整个人滑倒在了地上,而一条粗壮的大黑蛇此时慢慢地游走了,它的嘴上还有血迹!

梦如晴和冯云走了出来,看着我和师傅。

“蒋天心,这样你就无法阻止战魂复活了吧,也无法阻止我们夺取太阿剑了吧。”

梦如晴冷冷笑道,黑色大蛇盘踞在她的脚边。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我整个人都呆滞了,从师傅被咬,到他滑倒,再到梦如晴出现,我一点都没反应过来。

“不过,你真是倒霉,收了一个这么没用的徒弟,一点本事都没有。你在阴间和焦木交手已经受了伤,还要来救他,真是可怜。”

冯云冷笑着说道。

这一刻,我才看见,师傅浑身都是伤口,刚刚关着灯我没注意到,此时才发现,师傅的伤口上冒出浓郁的鬼气,阻碍了他的自愈,大叔竟然是带着伤来救我的!

“小森,快走。”

师傅虚弱地说道,大黑蛇的剧毒已经开始生效,他越来越虚弱,我看见他的皮肤在干瘪,整个脸部都变成了黑色。

“快走啊。小子,快走!”

师傅让我离开,我抱着他,去一步都没有后退。

“哼,感人的场面就到此为止吧,时间差不多了,我来结果了蒋天心。”

冯云走向师傅,身上带着杀气。

只是,当他走到师傅身边的一刻,却感觉到了异常,他惊讶地看着我,看着面前的少年。

我缓缓抬起头,望着冯云,冷冷地开口:“你敢动我家大叔一下,试试看!”

这一刻,我的眉心处,第三次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