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阴阳代理人阴阳代理人 > 第四十五章,南疆泪蛊

第四十五章,南疆泪蛊

听到了李大山的话,师傅没有插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今天凌晨3点的时候,我接到了大队里的电话,说是有人报案,凶杀案,地点在上海新昌路附近的老式石库门房子里。我一听是凶杀案,连忙从家里冲了出来,感到了案发现场。到达现场的时候,差不多3点半,四周已经开始有围观的群众,我们队里的同事开始给附近的居民做笔录,还在紧张地勘察现场。通过死者的身份证,我们核实了死者叫做江晴,是上海本地人,只有18岁,还在读书。早年丧父丧母,现在和奶奶住在新昌路的房子里,平时奶奶负责照顾她的饮食起居。根据四周的邻居反应这几天江晴的奶奶参加老年旅行团,外出了几天不在家。一个人在家的江晴也不喜欢和别人交流,很是封闭,每天就是上下课,也很少和人外出。当时我走进案发现场,就感觉到不对劲,一般的凶杀案现场,肯定有打斗或者撕扯的痕迹,但是这个案发现场什么痕迹都没有,甚至地上除了死者的脚印就没有第二个人的脚印了,这还不算,也找不到凶器。就好像是自杀一样。可是,谁自杀的时候会将自己的肚子破开一个大洞!我正奇怪的时候,有同事告诉我,有个男子来自首,说是自己杀了江晴。于是我就见到了这个戴眼镜的男子,我见到他的时候,人已经很恍惚了,被吓的魂不守舍!说话的时候,也是断断续续的。他说他叫孟冰,是江晴的语文老师,正巧住在江晴家的对面,平时晚上喜欢看恐怖小说,那天晚上,他将看完的恐怖小说放在了桌子上,关灯准备睡觉,结果到了凌晨2点,他听见有怪异的声音,接着爬起来一看,居然是他那本小说在自己翻页,里面有一个红头发的女鬼飘了出来,随后穿过玻璃,飘进了江晴的家,接着,便发生了,女鬼杀人和吞婴儿的惨剧!”

李大山的话说完了,师傅沉寂了一会儿后才开口。

“这个女孩子还在读书,可是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师傅开口问道。

“这个还在排查,不过没这么快出结果。我带孟冰来,就是想问问你能不能让他清醒点,另外,就是想问问,是不是真的有可能是厉鬼做的这件事情。”

李大山看起来很是焦急,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师傅。

“他是受了惊吓,你带他去看心理医生。至于是不是厉鬼做的,我还说不上来,你带我去一次案发现场,另外,那本恐怖小说一定要找到。”

师傅一边说着,一边示意我准备准备,马上出门。

“好的,我这就让人去找恐怖小说。”

李大山带着孟冰往外走。

“对了,老李啊,回头和你们财务说一下,上次王丽丽的事情,加上如果这一次的案子真是灵异案的话,钱要给我了哈,兄弟我都快揭不开锅了。”

这就是师傅,一遇到钱的事情,立刻就便的油腔滑调起来。

“行,回头我和财务说一下,还按照之前的价格给是吗?”

李大山人已经走到了门外。

“行。”

师傅笑着说道。

等李大山下了楼之后,师傅小声对我说道:“等一下你各带一张顺风耳符和一张千里眼符,放在身上,我有用。”

上海新昌路附近都是老式的弄堂,一幢楼里可以住好几户人家,两幢楼之间隔的很近,也就是一辆三轮车的宽度多一点。

所以,有时候不拉窗帘,两户人家都可以透过窗户面对面交流,甚至这家今天烧了红烧肉,对面的人家都闻的到。

因为发生了凶杀案,所以,江晴家以及孟冰家都被封锁了起来。

我和师傅到的时候,还被民警当成是围观群众给拦住了,最后还是李大山亲自出来接的我们。

一走进,江晴家,我先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中药味,弥漫在空气里,即便房门开着,可是这中药味还是不散。

根据李大山的说法,因为江晴的奶奶身体有一些小毛病,家里经常要熬制中药。

房子不大,在弄堂生活过的人都知道,老式的弄堂,很多人家卫生间,厨房都是共用的,像江晴家这样有自己的卫生间和厨房的,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房子里只有一个房间,摆着两张床,陈设家具都很老旧,一台电视机,以及一台收录机,其他的基本就没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了。两张床,一张是老式的木板床,另一张上放了几个可爱的娃娃,应该是江晴睡的。

地上用白粉笔画了一个大大的人形图案,还有一些血迹残留在地板上,暗红色的,看起来有些可怖。

师傅转悠了一圈后,什么话都没说,拉着李大山说是要看尸体。等坐上了警车后,师傅才开口问我:“发现什么了吗?小子?”

我一愣,摇摇头,说实话,我就是看个热闹,走个过场,你让我真相侦探一样破案,那肯定不成。

“江晴的床头放着一本恐怖小说集哦,封面上写着,红发女鬼的字样。”

师傅笑着说道,还伸手拍了拍我的脑袋,大有炫耀他机智地发现了疑点的意思!得瑟的不行!

我抿了抿嘴,没说话,心里暗念:得瑟个屁。

等到了市刑侦大队后,我们直奔刑事技术实验室,也就是传说中恐怖,冰冷的停尸间!当然,现在是白天,停尸间里也有法医和工作人员,没那么恐怖的。

我和师傅一路走去,等到了门口的时候,却意外地看见一向平静无人的停尸间门口,此时竟然围着好几个警察,场面有些混乱。

“什么事情!怎么回事?”

李大山不满地吆喝道,还一边推开了人群。

师傅跟在他的身后,走到了人群中间。

此时,我看见在人群的中央,站着一个老太婆,很矮,估计只有1米4多一点,穿着灰色的朴素外衣,耳朵上戴着小小的金色耳环,弯着腰,头发很凌乱,整个人看起来很瘦,手上几乎没有任何的肉,就是皮包骨头。

“李队,这个老妇人说是江晴的奶奶,现在要求我们将尸体交给她,可是我们还没检查尸体呢。而且,这个老太太,很古怪……”

法医走上来,在李大山的耳边低声说道。

李大山瞪了法医一眼说道:“什么古怪不古怪的,人都给我散了,把死者家属当嫌疑犯了不成?”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老太婆的背,此时,这个老太婆慢慢转过了身来。李大山顿时吓了一条,面色也是一僵。

老太婆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看不真切她的五官,只是,我们却能依稀地看见老太婆的脸上布满了红色的水,这些红色的水像是从她的眼睛里流下来。

我闻了闻,竟然带着一丝丝的腥味!

她竟然流下了血泪!

我自己也是吓了一大跳,难怪法医会说她很古怪,就在此时,师傅走上前来,拉了李大山一把,将他拽到了自己的身后,随后脸上露出微笑,低下头,对着老太婆很是礼貌地说道:“来自南疆的前辈,在下阴阳代理人蒋天心,能否给个薄面,到隔壁房间一叙?”

老太婆抬起头,看了师傅一眼,此时我才看见,老太婆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玉佩,乌黑色的,形状居然是个鬼脸的模样。

“招魂者?”

老太婆开口说话了,那声音就像是卡住的磁带,听的我耳朵非常不舒服。

“是的,还请前辈赏光,毕竟这里人多,您的泪蛊要是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朋友的话,可是要出大事情的。”

师傅一边说着,一边当着老太婆的面摸了摸自己腰间的葫芦。

我能看的出来,大叔脸上在笑,但是两人其实已经有了初次交锋。

“好。”

老太婆简单地回答了一句,重新低下头,走向隔壁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师傅跟在了他的身后,还顺手从我口袋里掏出了顺风耳符和千里眼符。

随后走进了房间,把门关了起来。

这时候,之前那个接待老太婆的法医忽然大叫了起来。

“快看!”

众人低头,我也跟着瞧了过去。

只见地面上,刚刚被老太婆眼泪淋过的地方,此时竟然开始冒起了青烟,地砖都被烧出了一个个小洞。

而李大山被血泪沾到的衣服,此时也被烧出了一个个小洞,吓的他赶快将衣服给脱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