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奇门术师》作者:雪冷凝霜
小说3: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阴阳代理人阴阳代理人 > 第八十三章,降头术

第八十三章,降头术

不得不说,对方的人数确实占优,不过四魂之术开启后,四个巨大的冤魂出现在这房间内,顿时让对面的六个邪派降头师吃了一惊。

加上黑蛋那一身钢毛铁嘴,这场架倒是不一定会输。

只是,降头术一向被传的非常神秘,所以我担心会不会有什么特发状况。

师傅倒是悠闲的很,坐在我背后的长椅上,喝着茶,还顺便哼着小调,瞟了一眼我的四个冤魂,轻笑着说了一句:“四个小鬼倒是不错,不过要是持久战,你还没打就趴下了。”

我了个去,真不知道臭大叔是在教训我,还是在帮我对面的这几个家伙。

听到了师傅的话后,这六个降头师几乎是同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打开门,撒丫子地就往外面跑,此时门外面是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我的四个冤魂要是冲到阳光之下,只需要几秒钟时间就会烟消云散。

气的我一转头,看着师傅,不满地说道:“臭大叔,害我啊。”

师傅则轻轻笑了笑,继续喝他的茶。

六个降头师躲到了阳光之下,我立刻收起了四魂之术,体力明显有了下降,正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却看见我面前的地上,放着一张小小的黑色纸片。纸片只有巴掌大小,剪裁成了一个人形的模样,贴在地上,一动不动。

直觉告诉我,不能去碰!这纸片肯定有问题。应该是几个降头师留下来的,我能猜到,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降头术。

所以,我准备绕开这黑色的纸片,只是当我的脚跨过纸片的一瞬间,我却听见背后的阿水大喊道:“不能过去,这是黑头降。”

只是,阿水喊的太慢了,我已经一步跨了过去,此时听到了阿水的话,我心里顿时一沉,却看见对面那个叫做武哥的邪派降头师,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和地上一模一样的黑色纸片,另外还拿了一把小小的尖刀。

看见他的冷笑,我就知道,肯定要出事情,加快步伐,想要冲过去,却看见武哥用尖刀狠狠一划黑色的纸片,将黑色纸片的腿上划出了一道裂口。

几秒钟后,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腿上明显传来了痛觉,我低头一看,我的腿上竟然有了一道伤口,虽然不深,但是还是流血了,而且出现的太诡异了,我压根就没反应过来。

“端木兄弟,黑头降是以毒虫的鲜血和冤魂下的降头,跨过去的人都会中招,施术者可以用过另一片黑纸对你进行攻击,虽然不致命,可是非常诡异,防不胜防。”

阿水的解释来的也太晚了吧!

我已经中招了,而且看起来,这个武哥还大有让我遍体鳞伤的举动。

黑蛋在此时猛扑而上,黑色的狼尾狠狠一甩,因为它速度快,几个降头师都没反应过来,武哥的脸被黑蛋一尾巴打中,直接抽飞了出去,手上的黑色纸片也落了地,化作了一阵黑色的飞灰。

而我脚边的黑色纸片同样变成了一滩黑色的灰烬,真是诡异极了,而且防不胜防。

“小子,专心点!”

黑蛋对着我一声低吼,自己则被好几个降头师围住了。

脚上的伤虽然痛,但是并不影响我走路,我连忙跑了过去,手中暴天符往天空中一扔,顿时化作了十多枚匕首,从天上落下,刺伤了好几名降头师。

这些邪派降头师似乎不擅长正面随机性的交战,此时面对我的暴天符,一个个连基本的防御都做不到,东躲西藏的,有几个还躲到了路边的大树底下。

“端木兄弟,降头师下降头都是要提前准备的,而且需要一定的时间。刚刚的黑头降肯定是武哥趁着我们说话的时候悄悄下的降头。”

阿水这么一说,我顿时一乐,原来都是一群只会阴人的家伙。

我从腰包里摸出数张掌心雷符,催动之后,一道道闪电打在这群家伙的屁股上,电的这群邪派降头师拼命惨叫。

我还特地多照顾了几次阿辉,把这家伙的脸都电黑了,弄了个爆炸头给他,差点没笑死我。

“好了,差不多玩够了!”

我收起了掌心雷符,准备将他们彻底放倒。

只是也许是我太大意了,没有想到,这群降头师还有后手。

只看见这六个邪派降头师凑在了一起,文哥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瓶子,上面封着盖子,看不见里面装着什么,瓶子的大小和一个水果罐头差不多大。

几个邪派降头师围在一起,将文哥保护在中间,这样一来我就更加看不见文哥在搞什么鬼。

“你们几人,到此为止了。”

我从腰包里摸出十张暴天符,随手一撒,在空中立刻多出了上百把细小的匕首,全部对准了他们几个邪派降头师。

此时,我听见文哥在默默地念咒语,这咒语听起来很是晦涩难懂,而且我竟然看见这几人的脚下有大量的鲜血流下来,从他们的脚边流出,顺着地面慢慢的往前延伸。

这让我大吃一惊,这么多的血!难道是瓶子里装着的?都说降头师很诡异,特别是邪派降头师,都是以血肉或者是生灵释放降头,原来我还不相信,如今这一见,却不得不让我信了。

心里断定,这群家伙肯定在释放什么不好的东西。

“不会给你们机会的!”

我手臂一挥,天上的匕首全部落了下来,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如同下雨一般,黑蛋站在我身边,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攻击。

这么多的匕首,在我看来绝对能将这群邪派降头师放倒了!只是,就在匕首落下的一刹那,我却听见一声婴儿一般的笑声传来。

随后,我看见所有暴天符变化出来的匕首都在空中被一层淡淡的绿色烟雾给挡住了!

这绿色的烟雾看起来很薄,很淡,刚刚我还没注意,此时一看到匕首无法落下,我才看清楚!这些诡异的绿色烟雾全部是从这些邪派降头师的中央飘出来的。

一定是文哥释放的什么古怪招式。

此时黑蛋猛冲了过去,一下子将挡住我们的邪派降头师全部撞开,但是却没有继续突进,而是立刻退回了我的身边。

“黑蛋,怎么了?”

我看见黑蛋退回来,心里一沉,一般来说黑蛋这千年狼妖是天不怕地不怕,能让它退回来的肯定是非常忌惮的东西。

我抬起头看去,看见文哥低着头,双手捧着黑色的瓶子。

只是此时的瓶子盖子却是打开的,而且还从里面不断地有红色的液体往外冒,这些红色的液体有些粘稠,顺着瓶身和文哥的手,落在了地上。

“是血!”

黑蛋在我身边说道!

我顿时大惊,这么多的血,而且看起来比一般的血要来的更加红,我能感觉到这瓶子里的血液中透出一股子邪气,让我浑身不舒服。

“阿水,这是什么玩意!”

我转过头大声问道。

“不知道,邪派降头术我不熟悉,这,这真没见过!”

连阿水都不知道,我这下子真的有些惊慌了,而且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找到绿色烟雾的来源,天上的暴天符匕首也无法落下,情况似乎有些不妙。

“阿文,杀了这个中国人,快!”

武哥在地上大喊了起来。

这一刻,听到了武哥声音的文哥缓缓抬起老头,我看见的却不是一张正常人的脸,而是一张扭曲的,如同妖魔一般的脸!

绿色的嘴唇,苍白的皮肤,邪恶的眼睛,他看着我,眼睛里仿佛无神一般,嘴巴里吐出一道道绿色的烟雾!

“杀了你……”

阿文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一般,诡异地笑着,嘴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此时,原本晴朗的天空中,一大片云彩飘了过来,遮住了太阳的光芒,投下了一大片黑暗。

我看见阿文将黑色的瓶子举到了自己的头顶,随后,猛地将瓶子里所有带着邪气的鲜血倒在了身上!

这一刻,阿文的头发上,脸上,肩膀上满是鲜血!他甚至还仰起头大口大口地吞食这恶心的鲜血。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令我毛骨悚然,我甚至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当鲜血淋满阿文的身体,当黑色的瓶子倒空的一刻,我看见站在黑暗中的阿文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身上散发出惊人的邪气。

他身边一棵壮硕的大树,在此时一下子就凋零了,地面上满是红色的血液,青草,昆虫,一个个全部都失去了生命!

我看着面前如同变成怪物一般的阿文,心里知道,又是一场恶战!